关于我与病魔战斗这件事(第二季)

August 19, 2022

序章

从走路正常,到走路半小时疼,到走路十分钟就疼,再到走路两三分钟就开始很痛。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它在缓缓的进化,变得严重。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即使给出了确诊结论,开出的药或者治疗方法却完全没有缓解我的症状。

我写代码时经常遇到bug,但是遇到bug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和人生病一样,解决就好。解决bug的过程就是排查和调试,这通常会分成几个阶段。但总归是要找到bug受到影响的那次调试,才会顺着这次继续下一个阶段。也就是正确的诊断(确诊)才能正确的治疗,才会有效果。

生病也是一样。虽然人体比代码复杂得多,也不像代码那样容易调试。但基本道理应该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之前的诊断都不正确。那种“拍片看到腰椎间盘有一点膨出就得出结论说这个走路疼的症状是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大夫,并不值得信任。

这个病最残忍的地方,不是走路几分钟会痛,也不是继续走会痛到跛行影响生活。而是在刚起身走路时,是正常且完全不痛的。这意味着我时时刻刻记得身体正常时是什么样的状态,又在几分钟陷入病态承受折磨。别人一次得病的痛苦过程,我每次起身走路都复现一遍。

这我能忍吗?我忍不了。于是我继续治疗,开始了和病魔斗争的第二季。

1.梨状肌压迫坐骨神经

走路疼到跛行,在我遛狗时比较明显。不但有些一瘸一拐,腰背也直不起来。经常一起遛狗的邻居王老师给我推荐了北京按摩医院的特需门诊素问阁。

医保不能报销的推拿号,挂三次一个疗程,720。

双人间的治疗室,我躺在推拿床上,大夫在给另一床病人推拿。大夫带的几个学生就围着我,开始问诊。我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说是学生,其实他们也是各地方的大夫,来这里类似于跟着老大夫进修。虽然他们一顿排查,最后敢下结论和治疗的却还是老大夫。

大夫说我这梨状肌比较硬,所以主要帮我放松梨状肌。他的手法很好,理论也讲得通,而且在我第二次去时他给我掰得当天已经不怎么痛。我看到了治好的希望。

但是这种缓解在一天后就消失,而且从第三次开始,似乎是老大夫忘了对我有效的治疗手法,此后十几次推拿,再也没复现过这种缓解。后来大夫干脆推荐我去打封闭针。

2.骶髂关节炎

临离开前看到门诊在招募骶髂关节紊乱患者进行步态分析。我想之前在北医三院也提到过骶髂关节炎,虽然那大夫看一眼我指的部位就得出这个结论让人难以信服,但抱着一丝希望还是挂了这里的风湿免疫科门诊。结果这个大夫不让我参加,给我拍了骶髂的x光后显示发炎,让进一步排查是不是强直性脊柱炎(周杰伦的那个病)。但是按摩医院排查不了,于是我又挂了北医三院的风湿免疫科,开了b27的血液检查。

这期间我跑到积水潭医院疼痛科,说明了情况。大夫给我科普封闭针,告诉我不要谈封闭色变。说封闭除了镇痛还有消炎作用,且能直达深层进行消炎,有利于症状缓解。那风险呢?我问大夫。“风险就是打了没效果。换个地方重新打”。我一听好像有道理,为自己在看待封闭针这个问题上更加科学和客观感到高兴。因为我得出了“没有什么疼痛是封闭针解决不了的,解决不了就再来一针”这个结论,所以我觉得还是不得不打时再打,就跑了。

北医三院的b27血检结果出来,阴性。“吃药,观察三个月”。大夫如是说。

Arry鼓励我说,不行咱就去协和医院看看。于是去协和挂了300元一次的特需门诊骨科专家号。

第一次去,带着各个医院拍的片子说明了情况,答曰去协和重新拍。诊闭。

拍完一周后出结果,重新挂特需门诊专家号找同一个大夫。该大夫边看片子边嘀咕,有点膨出,不严重啊。锻炼吧。诊闭。

天上的风筝哪去了,一眨眼,不见了。

3.髋关节撞击综合症+盂唇撕裂

我又开始了行尸走肉的生活,不能做公共交通我就开车,不能走路我就不运动,体重与日俱增。麻木的疼着,却又在每每刚起身时回味到健康的自己。

因为跛行,左右两边的肌肉发力不对等并出现代偿,导致右背肌肉酸痛,左腰肌肉酸痛。照镜子,发现两边很明显的不对称(也可能之前就不对称自己没注意)。

一次饭局上,湿兄提到他的老婆走路腰疼。北医三院运动医学科的A大夫确诊是髋关节撞击综合症+盂唇撕裂,不敢手术因为要抱孩子。我对于走路疼三个字很敏感,回来一搜,症状描述和我的表现果然有重叠。一边抱怨湿兄我跟他说了那么多次走路腰腿疼也不给我分享这个,一边迫不及待的挂了号。

A大夫听了我的描述,让我再次去查b27(强直),不同的是这次是做基因检测,说是比血检更准确。拿了结果后仍然是阴性,又开了左髋单侧核磁。结论是非典型髋关节撞击综合症+盂唇撕裂,手术可能效果不大,给我开了消炎药,让我回家吃一个月看看。

一个月后复诊,我说没有任何好转。于是A大夫开了手术单,让我做入院前的筛查,结果出来后等入院通知,做髋关节镜手术。手术的内容大概是修复撕裂的盂唇,同时磨掉导致撕裂的骨头上比较粗的部分防止再次撕裂。

我觉得大夫分析得很合理,于是拿着45000预缴费的住院通知单回了家。

如果通过手术能一下解决,那我愿意承受手术给我带来的伤害。那些天我天天搜这个手术,国内的国外的,看他们的手术过程,康复过程。有些紧张也充满希望。

(大夫)和病魔做决战的时候终于到了。

4.尾声

住院了3天,手术被安排在下午,躺在病床上,禁食了一天,有点忐忑。倒不是怕开刀,怕的是手术完没有效果。就像A大夫说的因为是非典型,所以对疼痛的改变不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A大夫也有这种担忧,所以他说他没空,让B大夫给我做。

B大夫研究了一段时间,在我躺床上看着病友一个接一个被推进手术室时,喊来了康复师给我调节。

康复师对着我的骶髂关节一顿操作,告诉我这是骶髂关节错位。然后她让我下床走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疼?我说得走一会儿路。然后我绕着走了大概300米,除了隐隐作痛,没有跛行或者逐渐加重。

B大夫跟我说做手术对疼痛影响不大,如果康复可以治疗,最好不要手术。现在走路还有些隐隐作痛是因为错位后的有炎症,吃些消炎药就可以了。

于是大家皆大欢喜——康复师完成了B大夫委托的任务,B大夫避免了A大夫的非典型手术效果可能不好,我少挨一刀就很大的减轻了疼痛,当即可以出院。说道出院,老实说住院三天,我还有点不舍得离开这里,毕竟除了检查什么都不用干,还能感受到护士姐姐妹妹们的关心。相比病友,他们不但要付住院费还挨了一刀才能换来的体验,我只付出了住院费,真是超值。

走出医院的路上,我有点不敢相信现实——困扰我一年半的病魔,就这么被战胜了?重点是我跟关心我的朋友都说了做手术,结果手术没做我就回家了,怎么面对他们的关心呢?我有点开心又矛盾。

5.第二天

早上起来,我带着新生的感慨久违的去遛狗。下楼梯时,下腰有些隐隐作痛。只是炎症,我告诉自己。等走到平地上时,越走越痛,它又来了。

我抬头看看天,身上的病魔彷佛占据了整个天空,它冲我邪魅的笑着,好像在说,we are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