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o

我是猫又全宗。

沙尘暴

周日在家无聊,我玩了一个叫Surviving Mars的生存经营游戏。 在火星上昏黄恶劣的天气中,我指挥着一群小机器人生产建造修理,手忙脚乱的应对着火星上生存的各种难题和灾难。不亦乐乎。 没想到心满意足的睡醒后发现,窗外的现实变成了火星。 外面的风呼啸,卷得黄沙漫天。世界染成了黄色,化身为马伯庸口中的“北宋”。近处倒还好,只是觉得建筑之间有些朦胧;稍远一点,楼宇依稀只见轮廓;而远处什么都看不见了,唯有头上的太阳,像一颗暗淡的珍珠。 站在满是尘土味的次卧,我看到手机里弹出的空气质量指数——1243。 上一次的沙尘暴是什么时候我想不起来,似乎很遥远,也好像没那么远。只记得初一时候的春天第一次听说沙尘暴这个词,而室外的风沙记忆犹新。可那时候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恶劣,只是开心的冲到平时根本挤不上的篮球场,和同学一起打球。后来北京雾霾重的那些天,我戴着口罩把自己捂得严实,却见篮球场的学生激战正酣;每每此时,都好像看到沙尘暴里打球的自己,哀叹着真是不要命,羡慕着年轻真好。 巧的是,今天正是3.15——一年一度的质量问题拉清单日。晚会我没看,

  • jdwang

防疫

时值新冠疫情爆发一周年,去年的今天刚刚到家,每天看新闻播报疫情,最终在三天后的大年初二买票回来。 而今年却连家都不能回,“响应号召,就地过年”。本来我是有些松了口气的,可以不用操心Boo的寄养,还第一次在老家以外的地方和Boo一起过年,名正言顺又有些新鲜。 然而今天看到的一张微博截图却让人心寒。那是一条求救的微博——大兴区很多小区集中隔离,却苦了家中的宠物。所谓的社区工作者不允许人带着宠物隔离,却又不给解决方法,说出了“放生”这种荒缪的词。主人没办法,只能通过微博发声求救。 他们的声音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然而眼看着时间逝去,宠物们随时断粮,官方却始终没有回应。 就在一年前,在封城的武汉,很多人返乡留下的猫也开始断粮。通常只要粮足够,猫似乎过个七,八天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武汉封了多久,又酿成了多少惨剧,除了主人和少数关注者,有几人会在乎呢?我记得当时微博上也有人发,当时有人在武汉成立了救助队,专门救助这些被断粮的宠物。然而没多久,随着疫情加重,这种行为被禁止了。 一年过去了,这样的惨剧又要再现。

  • jdwang

乡下生活

看到豆瓣一篇讲自己看了小森林就跑到日本乡下住了仨月的文章时想,如果国内的乡下也和日本一样基础设施完善,自己会不会去生活。 我的第一反应是会,因为我在城市里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一直感觉欧美日乡下那种没有社交的生活适合自己。但却和文中为了逃避城市忙碌压力的原因不同。 我忙碌吗?有时挺忙。不忙也是1075。 我压力大吗?工作压力没太大,别人的生意我不逼自己。 而我又没自己的生意可逼。 所以压力可能就是不工作怎么还房贷和我想住别墅。 都跟房子有关,本质上还是跟想过上有没太多社交的生活有关。 但是再想想我又是个无趣之人,是那种都已经周末宅在家里的无趣以下,更深一层的无趣——自己玩都不知道该玩什么那种,就无脑的去打游戏。人说打游戏分两种,一种是热爱,一种是逃避打发时间。那我肯定是后一种。 偏偏这样的无趣我自己也长久不了,但凡有个小长假就无趣到无趣,无趣到累,无趣到要出门走走。 可想而知真的到了“无压力”“不忙碌”“没什么社交”的乡下,我能撑几天。 大概这就是理想跟现实差别中的一个实例吧。 而那些退休生活的不适应,道理也类似吧。(曾经想我退休我就天天打游戏的人此刻汗颜)

  • jdwang

第N次AFK

一 、怀旧服 去年8月,国服怀旧服开了。 我练了个术士,十一期间满级,加了个公会。终于体验了曾经没有体验过的40人副本。感受到了我心中wow最史诗的一部分。 然而经过了这么多年大家被wow的各种boss训练出来,再加上客户端不是最初始的版本似乎对各种副本内容都进行了削弱。导致打通副本变成了一件容易的事,这让这份史诗感显得没那么充实。 正因为简单,让小号和G团遍地开花。一个人有3,5678个小号每周打同样数量的G团变得很普遍,倒是铸就了国服怀旧服的持续繁荣火爆。大概这也是万年TBC却经久不衰的原因。 不过老实说,真只有一个号的话,一周上线一天晚上就够了,也足够无聊。 二、AFK 我也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从wow里afk了,但我确实又一次afk了。 至于afk的原因这次很明确,我要上班,不能准时参加公会的raid活动。 虽然跟着公会团打副本的体验很好,但是奈何为了装备小团体之间的小心思让我觉得心累。而找G团打要跟陌生人浪费口舌也着实麻烦。 索性离开。 感谢这个决定,又一次把我从业余时间扑在艾泽拉斯的失控状态中拉回来。"明明有那么多事情要去做,仍是放纵自己。"我每次都这么说,却很难超度自己。 既然标题是N,不如就统计下N吧。

  • jdwang

恢复状态之试试每日能写多少字

大概上高中的后期,原本让我恐惧的作文在我心中的地位开始改变。写作文不再是上刑场的硬憋,那张白纸变成了一个舞台,让我肆意挥洒脑海中的各种想法。在那个年龄段,我开始喜欢上看电影,于是我把想讲的故事用电影里看到的各种手法叙述出来,自由自在。却最终也要被老师和同学泼冷水,说标新立异的作文能赢得高分,但并不能保证每次都能,万一高考那次没能呢? 至于我写作水平如何,你看我现在的文字就知道了,其实并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妨碍我写。不过工作后直到现在,我都在释放自己内心的欲望,基本上业余时间除了出门玩,就是宅在家打游戏。偶尔追追剧都算是歇歇,哪有写字的时间。 倒是刚工作那几年,写游记,写同事间的趣闻,还写过撮合同事的小说。那段时间写的很快乐,很有满足感。有用文字表达了自己想法的快感,也有被别人阅读自己的文字而得到的愉悦。 很早我就想,要是能靠文字吃饭该多好。幻想着写书,拿版税,轻轻松松的就把钱给赚了;然后逍遥的去旅游,采风,写下一本书,完美的循环。恰巧曾经还看过一篇讲财务自由的文章,大意说财务自由并不能靠主动收入,要靠被动收入,比如版权、

  • jdwang

送别

“老哥,对不住。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到了该道别的时候了。” “哎,老弟,你别介,不至于。咱俩谁跟谁,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想啥一个眼神儿我就懂。你看现在你也不搭理我,我也确实跟不上时代了。与其让我闲着,倒不如让我放飞自我呢。” “05年,在长沙的电脑城,百脑汇还是哪儿来着。在人来人往的柜台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嗨,那会儿我刚出道就碰到你。我还记得你跟我们老板砍价来着。你的水平可够烂的,要价4000,你还价3900,有你这么砍价的吗?你的电脑水平和游戏水平可比这强多了。” “别提了,我现在还这么砍价,要300还250。不过如你所说,真是感谢你带我入门,现在我可靠着电脑吃饭呢;至于游戏,咱俩一起的时候可留下太多的回忆了。” “威金病毒,你还记得吗?当时折腾多久咱们才搞定,直接让水平上了一个档次。后来那个熊猫烧香来的时候咱们一点都不虚,都一个套路” “对啊。还有一起打war3,

  • jdwang

绝育

很早就有给Boo做绝育的想法。 自打养了Boo,就开始恶补养狗知识。而其中很重要的知识点之一就是母狗绝育必要性。原因有三:一是发情的母狗会乱跑,容易丢,还会意外生一堆狗;二是大姨妈会每半年一次每次半个月的如期而至,到处都会滴到血;三是没有生过小狗又没绝育的母狗在晚年会增加一些妇科病的患病概率,而那时年老的它们做手术的风险又太大,进退两难。 对于我来说,发情乱跑可以栓好,大姨妈滴血可以带安全裤,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Boo未来的晚年妇科患病概率,只有现在绝育或者生小狗可以降低这个概率。可是Boo一生则生一窝,又不是品种狗,送不出去,全养下来又不现实。无可奈何的,就只剩下绝育一条路可以走。 然而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实施。 因为潜意识里抵触绝育手术,从前我以为是因为怕Boo对麻药过敏所以不想让它冒这个风险(看过一个狗被麻醉致死的帖子)。但是今年四月Boo因为车祸手术做过一次全麻,虽然过程痛苦,起码它不对这个过敏。于是在这个十一假期做出要去给Boo绝育决定的那天,潜意识里那个抵触绝育的念头逐渐清晰。 那天我骑着小黄车,开开心心的要去星巴克喝一杯,却鬼使神差的给宠物医生打电话咨询它现在的身体状况适不适合做绝育。在得到肯定都答复后,约定了手术的日子。那种本以为是个很遥远的事情,此时突然出现在眼前,逃避不了,又没人逼你,

  • jdwang

夜跑

又是一年三月。 打开nike+,显示上一次跑步的时间是正是去年三月。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年龄,最近身体开始出现各种问题:牙周炎,口腔溃疡,下班乏力,过敏性鼻炎,还有一变天就萎靡的肢体。今天是周日,玩了一下午的塞尔达,再看完两部电影,9点多才从窝了一天的沙发上起来。小li看到我晃进房间,感叹我面容憔悴如老人。虽然她之前也在我熬夜晚睡后如此描述,然而今天我自己也觉得不舒服,觉得她偶尔也说对一次,于是遛完BOO回来毫不犹豫的出门夜跑。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采访,王石聊他的爱好爬山,还都是有挑战的山峰。整个访谈我就记住一句,王石说身体小毛病不断时去爬山,爬完一趟回来,那些小毛病就都不见了。这里面有着怎样的科学解释我不知道,但这句话我是信的。王石这样的年龄配上这样的财富和地位,最重视的,大概就是健康。因为万一人死了,钱没花了,这事儿换谁都接受不了。而他有这样的运动观念,和很多不再年轻却热衷运动的知识分子,中产阶级,乃至达官显贵,都是相似的。 为什么?因为年龄到了,身体开始出现各种问题啊。 11年-13年那会儿,

  • jdwang